12.25.2008

品嘗

「如果生活該品嘗的都品嘗了,就不會有太大遺憾。」— 木白尸米

原來我曾經說過這句話,都忘了,看到你的文字那刻,心中悸動,無話可說。

最近覺得自己有點散慢,當其他系的同學都在忙於考試,我這個沒有試考的人終日在學會的房間出現,被他們形容幽閒者也,其實本人的腦袋不斷地腦震盪中。經常想如果作業有一半是考試的話,那仍有多一點的把握,可是每一科都是自己做自己的project,頭就會變大。好了,過去了,就不想再提了,讓自己放假輕鬆一下。

前天跟一位從北師大來的交換生陳菲吃飯,她明天便走了,香港的聖誕氣氛相信會為她留下一個美好回憶。其實原本這次約會有可能訂於今天,可是一向很少在熱鬧日子出外蒲的我,實在很害怕當領隊帶著別人在街上走,當人潮管制實施起來時,根本就只有一群人向前走向前走,這種不能自主控制的情況我並不能夠接受,如果是朋友帶著我,感覺可能好一點。

我選擇了與陳菲在銅鑼灣茶餐廳吃鐵板餐,沒錯,是茶餐廳,呵呵,這次應該是她最後一次喝香港奶茶吧,飯後我們只是隨便在銅鑼灣閒逛。我們交換了許多作交換生的一些看法,例如是北師大對交換生的協助仍是很糟糕呢,哈哈,還有就是分享我在北京經歷過流離失所的生活。後來,我發現一個共通而又有趣的地方,由於飯後是逛銅鑼灣,我對那兒的感覺只是有很多購物中心如此;可是對於一個來體驗香港生活的小女孩來說,走到那裡都會覺得好玩;就正如我在北京感覺很好玩一樣,而她就很少外出吧,哈。這個歸根是心態和環境上的問題,做交換生感覺確實是有點閒呢。哈哈。沒想過會跟陳菲差不多聊了五個小時,這個小妮子其實也挺好玩呢。順風﹗

嗯,二零零八年只餘下幾天可以品嘗,應該沒有什麼遺憾,最大的感受仍是北京生活的那段日子。二零零九年上半年已認清了要為很多事情埋首地幹,包括是FYP,牛頭角展覽,IETLS英語試,下半年就開展人生新一頁了。加油。品嘗。

12.22.2008

癲左

這兩天我都抽了點時間來彈結他和彈琴,約兩個星期沒有彈那個鋼線結他,手指痛得要死。這兩天都把《愛是不保留》的歌譜拿在手,相信練習多一個星期,應該可以上手。

讀書讀到有點頹,不知道是否仍舊是老毛病—太執著,只看到障礙再不能向前走。今個學期只有兩科我極為不喜歡,沒有努力做好,分別是praticum and portfolio和cultures and identities。那個practicum我是非常滿意的,至少我可以對自己喜歡的舞台劇有更深入的認識,還有令我最開心的是可以認識樹寧和林青,特別是林青,他教會我很多事;之後他的劇團有演出都叫我去幫上忙了,不知道日後可再有機會「跟著他」。我不滿意是上課的情況,好像不是怎麼學到什麼,可是又要知道需要完成什麼。

另外的cultures and identities,我只能說很後悔沒有在學期初drop了它,該死的。這是我經歷4個學期之後第一次感到自己選錯科。文化研究在我腦中,解構了之後,出現的只是一堆又一堆很有「文化/學術性」的詞彙。如果要我寫一些比較批判性的文章,可能這個並不是我的強項,又或者是我的性格使然,甘critical做咩,我比較喜歡輕鬆一點,寫意地在空氣中留下幾篇散文就足夠了。

我很想快點畢業,城市大學這個貌似工廠的地方,愈來愈受不了,很懷念北師大那個廣場,那兒還有一個噴水池,我不時會經過那兒,看到黃昏時閒適的境象,老人在散步、打太極拳,小孩在玩滾軸鞋或者到另一邊的大鐘銅像去爬上爬落,這就是人民氣色。我有時在想如果創意媒體系是中文大學多麼好,或者我能夠在中大唸藝術系,那裡地方夠大,有助思維和釋放心中鬱悶。

我很想快點畢業,很想快點賺錢給家裡糊口,很想儲點錢給父母去旅行,能夠賺點錢給親人去過更好的生活是我最想而又最急想做的事。快點畢業!

12.19.2008

星期日檔案

昨天剛跟一班創意媒體系的同學接受電視台訪問,這一集是關於牛頭角下村清拆,我們一班同學連同攝影導師Simon將準備在清拆前舉行一個展覽。

一個Year 3的學生,原本從北京回來後要補科,還要做FYP,貪心地又參與到這個展覽當中,真是很激。其實一直都在忙著,對是次展覽還未有很具體的構思。昨天沒有多準備的我,很欣賞身邊的同學對這個緊存的徙置區獨特的觀察。

是次訪問,或許學生人數比較多,電視台的張小姐抽了幾位同學再做仔細的訪問;雖然我不是當中一位,我心裡仍是很高興電視台對我們一群大學生感興趣,並能夠在不久的一月中把這群年輕人對舊區重建、社區人情味的體會,和政府保育政策的見解情現在香港觀眾眼前,這種情況我相信很難有另外的機會讓別人聽我們用口說。

12.07.2008

隨筆

這段日子都在趕功課,在學校忙著,到晚上十一、十二時才回到家,打開家門一刻只見屋裡漆黑,爸爸仍舊躺在客廳的中心,茶几放置在枕頭旁邊,咕臣的半身放在茶几上擋著神檯的燈光,平日用來坐的墊褥放在地上,就成為一個睡床。只有漆黑,沒有對望。只有洗刷聲,沒有人聲。

前幾天放學,在旺角行走,路過馬會,心血來潮想進去買一張六合彩,靠著一份孩子氣走進去,很多人正在為馬賽努力,嗯,轉了幾個圈,終找到擺放彩票的位置,可是當看到彩票上寫著胆(真係簡體字)拖、單式、複式,我完全不能理解,為免別人認為我是一個低能仔,我便無奈離去。一心以為填幾個號碼,付錢(五蚊)就可以,想不到原來是有不同玩法。

當晚早了回家,回到家爸爸正在洗澡,他打開浴室門之後,我就跟他說:「爸爸,你終於都見到我啦。」有時候,連續幾天晚了回家,真是見面機會都沒有,所以我跟爸爸說以上一句話,他有時候都會跟我說笑:「做咩幾日都唔見你。」

臨睡前,我把在馬會的經歷告訴給爸爸,他逐一把三種不同的買票方式告訴我。到第二天,我沒有回學校,選擇到中環閒逛,自北京回來,第一次閒逛中環,好像有幾間畫廊都倒閉了。我走在某條街上,發現了一間馬會,便打算上樓買一張完了這麼一件無聊之事,可是當我拿了一張六合彩之後,爸爸昨晚跟我解釋的都已經忘了,我唯有在旁邊遠眺別人如何填寫。到最後買了一條單式六個號碼的彩票,都沒有留意開彩的時間,只是後來在網上查閱,結果一個號碼都沒有中。

這件心血來潮的事終於完結,買六合彩對我而言就好似唱k一樣,一年都不會做一次。

12.06.2008

12.03.2008

One typical day of her

video

) SM3133 Visualization in Storytelling - Creative Work 2 (

http://www.youtube.com/pakychan2

這個人物的角色有些少像我自己,有點神經質,我很怕有許多選擇,有時我真的不懂如何決擇。

除此之外,更想描寫一個人獨處時那種空虛感,總要開著電視去減少只有一個人在家的感覺。我在家時,無事都會突然打開雪櫃,是沒有目的性地打開(此故事或者是有目的性的打開的),然後又回到原來的岡位,我想這些生活輒事也是很多香港都市人的生活特徵吧。

顏色方面,我特別調整偏向紫藍色,加強那種憂郁的感覺。

在此感謝亞紫在慶功當晚跟我聊天,給我靈感,我沒有想過這麼細微的事情可以拍得這麼生活性,至少這個短片完成後我是感到有成功感的,今次只有我自己一個人拍,想分鏡,剪接,如果要挑釁的話,我想應該是找多一位同學在現場想想燈光可以怎樣處理,還有就是雪櫃被懷疑穿鏡,最尾的分鏡取境不是太理想吧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