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2.25.2008

品嘗

「如果生活該品嘗的都品嘗了,就不會有太大遺憾。」— 木白尸米

原來我曾經說過這句話,都忘了,看到你的文字那刻,心中悸動,無話可說。

最近覺得自己有點散慢,當其他系的同學都在忙於考試,我這個沒有試考的人終日在學會的房間出現,被他們形容幽閒者也,其實本人的腦袋不斷地腦震盪中。經常想如果作業有一半是考試的話,那仍有多一點的把握,可是每一科都是自己做自己的project,頭就會變大。好了,過去了,就不想再提了,讓自己放假輕鬆一下。

前天跟一位從北師大來的交換生陳菲吃飯,她明天便走了,香港的聖誕氣氛相信會為她留下一個美好回憶。其實原本這次約會有可能訂於今天,可是一向很少在熱鬧日子出外蒲的我,實在很害怕當領隊帶著別人在街上走,當人潮管制實施起來時,根本就只有一群人向前走向前走,這種不能自主控制的情況我並不能夠接受,如果是朋友帶著我,感覺可能好一點。

我選擇了與陳菲在銅鑼灣茶餐廳吃鐵板餐,沒錯,是茶餐廳,呵呵,這次應該是她最後一次喝香港奶茶吧,飯後我們只是隨便在銅鑼灣閒逛。我們交換了許多作交換生的一些看法,例如是北師大對交換生的協助仍是很糟糕呢,哈哈,還有就是分享我在北京經歷過流離失所的生活。後來,我發現一個共通而又有趣的地方,由於飯後是逛銅鑼灣,我對那兒的感覺只是有很多購物中心如此;可是對於一個來體驗香港生活的小女孩來說,走到那裡都會覺得好玩;就正如我在北京感覺很好玩一樣,而她就很少外出吧,哈。這個歸根是心態和環境上的問題,做交換生感覺確實是有點閒呢。哈哈。沒想過會跟陳菲差不多聊了五個小時,這個小妮子其實也挺好玩呢。順風﹗

嗯,二零零八年只餘下幾天可以品嘗,應該沒有什麼遺憾,最大的感受仍是北京生活的那段日子。二零零九年上半年已認清了要為很多事情埋首地幹,包括是FYP,牛頭角展覽,IETLS英語試,下半年就開展人生新一頁了。加油。品嘗。

12.22.2008

癲左

這兩天我都抽了點時間來彈結他和彈琴,約兩個星期沒有彈那個鋼線結他,手指痛得要死。這兩天都把《愛是不保留》的歌譜拿在手,相信練習多一個星期,應該可以上手。

讀書讀到有點頹,不知道是否仍舊是老毛病—太執著,只看到障礙再不能向前走。今個學期只有兩科我極為不喜歡,沒有努力做好,分別是praticum and portfolio和cultures and identities。那個practicum我是非常滿意的,至少我可以對自己喜歡的舞台劇有更深入的認識,還有令我最開心的是可以認識樹寧和林青,特別是林青,他教會我很多事;之後他的劇團有演出都叫我去幫上忙了,不知道日後可再有機會「跟著他」。我不滿意是上課的情況,好像不是怎麼學到什麼,可是又要知道需要完成什麼。

另外的cultures and identities,我只能說很後悔沒有在學期初drop了它,該死的。這是我經歷4個學期之後第一次感到自己選錯科。文化研究在我腦中,解構了之後,出現的只是一堆又一堆很有「文化/學術性」的詞彙。如果要我寫一些比較批判性的文章,可能這個並不是我的強項,又或者是我的性格使然,甘critical做咩,我比較喜歡輕鬆一點,寫意地在空氣中留下幾篇散文就足夠了。

我很想快點畢業,城市大學這個貌似工廠的地方,愈來愈受不了,很懷念北師大那個廣場,那兒還有一個噴水池,我不時會經過那兒,看到黃昏時閒適的境象,老人在散步、打太極拳,小孩在玩滾軸鞋或者到另一邊的大鐘銅像去爬上爬落,這就是人民氣色。我有時在想如果創意媒體系是中文大學多麼好,或者我能夠在中大唸藝術系,那裡地方夠大,有助思維和釋放心中鬱悶。

我很想快點畢業,很想快點賺錢給家裡糊口,很想儲點錢給父母去旅行,能夠賺點錢給親人去過更好的生活是我最想而又最急想做的事。快點畢業!

12.19.2008

星期日檔案

昨天剛跟一班創意媒體系的同學接受電視台訪問,這一集是關於牛頭角下村清拆,我們一班同學連同攝影導師Simon將準備在清拆前舉行一個展覽。

一個Year 3的學生,原本從北京回來後要補科,還要做FYP,貪心地又參與到這個展覽當中,真是很激。其實一直都在忙著,對是次展覽還未有很具體的構思。昨天沒有多準備的我,很欣賞身邊的同學對這個緊存的徙置區獨特的觀察。

是次訪問,或許學生人數比較多,電視台的張小姐抽了幾位同學再做仔細的訪問;雖然我不是當中一位,我心裡仍是很高興電視台對我們一群大學生感興趣,並能夠在不久的一月中把這群年輕人對舊區重建、社區人情味的體會,和政府保育政策的見解情現在香港觀眾眼前,這種情況我相信很難有另外的機會讓別人聽我們用口說。

12.07.2008

隨筆

這段日子都在趕功課,在學校忙著,到晚上十一、十二時才回到家,打開家門一刻只見屋裡漆黑,爸爸仍舊躺在客廳的中心,茶几放置在枕頭旁邊,咕臣的半身放在茶几上擋著神檯的燈光,平日用來坐的墊褥放在地上,就成為一個睡床。只有漆黑,沒有對望。只有洗刷聲,沒有人聲。

前幾天放學,在旺角行走,路過馬會,心血來潮想進去買一張六合彩,靠著一份孩子氣走進去,很多人正在為馬賽努力,嗯,轉了幾個圈,終找到擺放彩票的位置,可是當看到彩票上寫著胆(真係簡體字)拖、單式、複式,我完全不能理解,為免別人認為我是一個低能仔,我便無奈離去。一心以為填幾個號碼,付錢(五蚊)就可以,想不到原來是有不同玩法。

當晚早了回家,回到家爸爸正在洗澡,他打開浴室門之後,我就跟他說:「爸爸,你終於都見到我啦。」有時候,連續幾天晚了回家,真是見面機會都沒有,所以我跟爸爸說以上一句話,他有時候都會跟我說笑:「做咩幾日都唔見你。」

臨睡前,我把在馬會的經歷告訴給爸爸,他逐一把三種不同的買票方式告訴我。到第二天,我沒有回學校,選擇到中環閒逛,自北京回來,第一次閒逛中環,好像有幾間畫廊都倒閉了。我走在某條街上,發現了一間馬會,便打算上樓買一張完了這麼一件無聊之事,可是當我拿了一張六合彩之後,爸爸昨晚跟我解釋的都已經忘了,我唯有在旁邊遠眺別人如何填寫。到最後買了一條單式六個號碼的彩票,都沒有留意開彩的時間,只是後來在網上查閱,結果一個號碼都沒有中。

這件心血來潮的事終於完結,買六合彩對我而言就好似唱k一樣,一年都不會做一次。

12.06.2008

12.03.2008

One typical day of her

video

) SM3133 Visualization in Storytelling - Creative Work 2 (

http://www.youtube.com/pakychan2

這個人物的角色有些少像我自己,有點神經質,我很怕有許多選擇,有時我真的不懂如何決擇。

除此之外,更想描寫一個人獨處時那種空虛感,總要開著電視去減少只有一個人在家的感覺。我在家時,無事都會突然打開雪櫃,是沒有目的性地打開(此故事或者是有目的性的打開的),然後又回到原來的岡位,我想這些生活輒事也是很多香港都市人的生活特徵吧。

顏色方面,我特別調整偏向紫藍色,加強那種憂郁的感覺。

在此感謝亞紫在慶功當晚跟我聊天,給我靈感,我沒有想過這麼細微的事情可以拍得這麼生活性,至少這個短片完成後我是感到有成功感的,今次只有我自己一個人拍,想分鏡,剪接,如果要挑釁的話,我想應該是找多一位同學在現場想想燈光可以怎樣處理,還有就是雪櫃被懷疑穿鏡,最尾的分鏡取境不是太理想吧。

11.29.2008

北京地鐵車廂榮休 變身四川學生宿舍

(明報)11月28日 星期五 05:10
【明報專訊】北京 地鐵 車輛二公司,今年7月7日陸續將2號線更換的60輛地鐵列車,送往四川 災區廣元市,這些列車經過專門改造,並送往地震災區作學生臨時宿舍用途。
拆去座椅扶手 改裝成上下舖
據《北京青年報》報道,列車車廂內部已拆除座椅,改裝成上下舖。專業技術人員利用車內空間特點,將車廂內兩側座椅與扶手拆除,變換成上下鋪單人舖,內部裝飾更像火車臥舖。由於極大限度利用了車內空間,車廂中間部分還留出可供一人通行的通道。

11.23.2008

腸胃炎你好!

十月二十一至二十二日我曾患上腸胃炎,第一次因腸胃炎告假沒有返學測驗,後來補測也不是測的太好,算了都已成過去。事前星期日晚《耶穌十三門徒》慶功完畢後,直到第二天下午二時上課途中開始作肚痛,六時許在學校瀉了兩次,回家後仍在拉肚子,吃了五寶丸、喝了葡萄糖水,仍然沒有反應,再來吃喇叭牌正路丸,接著身體反應不斷(勁!),又屙又嘔(前後嘔了兩次、瀉了十多次,確實數字我都忘記了),當時的意識只有一個字就是瀉。我曾掙扎是否要去醫院看醫生,又擔心著明天測驗(心裡面不停打轉),最後我那個軟弱的軀殼當經歷過肚瀉六個小時後(期間曾稍作小休),十二時許終於願意停下來讓我去安睡。還記得在十一時許,我曾撥電話給一位同學,交待第二天可能仍未復原,代為請假。

到第二天清晨起來,喝了一小杯粥水,未幾嘔了兩次,決定放棄測驗,身體仍是很虛弱,約多睡一個小時後便外出看醫生去。

事後有感自己幸好身在香港,生病有媽媽在身邊照顧。

11.08.2008

Houdini assign 1

video

http://hk.youtube.com/watch?v=Ub40O_VQSYY

今個學期選了一科programming — Procedural Animation

第一個用Houdini做的animation,學完之後都唔知會唔會再用-. -!!

這個Camera moving好像有點怪,原因是我set了keyframe,可是沒用(不合適)的keyframe又不知道如何delete喎,下次再研究。

10.18.2008

轉載蘋果日報

鴨 洲 西 男 子 墮 樓 斃 命
03:09am   

今 晨 二 時 許 , 鴨 洲 發 生 墮 樓 案 。 一 名 男 住 客 被 發 現 由 鴨 洲 西 利 怡 樓 高 處 墮 下 , 發 出 巨 響 。 救 援 人 員 到 場 證 實 , 傷 者 當 場 傷 重 不 治 , 警 員 登 樓 追 查 死 者 身 份 。 事 發 後 , 死 者 的 一 名 年 老 女 親 屬 , 疑 精 神 受 刺 激 , 不 適 送 院 。 現 場 消 息 稱 , 死 者 生 前 居 於 16 樓 一 單 位 。

I can't believe it...but

凌晨約二時二十分,剛向友人發完email的時候,外面突然傳來物件從高空墮下來的強烈聲響,心裡面不斷在猜測是否有人跳樓,不到五分鐘已聽到消防車聲,救護車隨即到場。幾位消防員望向樓上觀察是從第幾層墮下來的。我家住三樓,我一直站在窗前,不敢往露台下層的窗口看,直至見到警員打開一個黑色膠袋(就在我家窗台下面),相信我的直覺沒有錯。(應該在急救中……)



禱告!!!!!禱告!!!!!禱告!!!!!

前幾天學校才有一名內地交換生跳樓……

一條蟲

video

從前有一個小朋友

他很努力地好似一條蟲那樣用個頭向前爬 ^_^!

心裡不斷想:點解唔得既呢??!!!

10.10.2008

舞台

不經不覺在樹寧那兒實習已經過了六天,也不當是什麼實習,因為一點也不覺得辛苦。劇團的人也很容易相處,雖然很遲才透過二哥認識樹寧加入劇團,而且佈景方面的production已經進入尾聲,可是在排戲或者之前做的準備功夫,已令我感到很有意思。



過去一個星期返學就像是等待放學,然後趕往觀塘工業中心排戲,完全不覺得自己似一位學生。最近心想可以快點畢業就好了,越來越對學院的氛圍感到麻木,跟同科目的同學之間也沒什麼兩句(不過我都唔期望尼d野,哈),我覺得很乏味,獨自一個人在六樓soc. room自習或者冥想已成為了一種習慣,一種生活。要是上課不用播slide,不用播短片,我們可否不在像冰櫃裡一樣的地下室上課,我們可否走出外面吸收一下新鮮空氣呢?點解我們要依賴一個機器,而坐姿也如同一個硬件一樣,去進行一個沒有激情的交流。



有想過畢業後做一些關於舞台的工作,設計佈景、錄像、劇本、燈光、戲服,都是一些很具創意的工作。舞台劇的工作形式,好像是回到中學時期在art club的日子,每次開放日或者那一次的大型 畫,都是靠一班同學通力合作下完成,而且工作的時間並沒有任何壓力,而每一次完成任務後大家都會一起去慶功,在我眼中這些才是生活,能找到快樂,每個人都是一件事的一部份。



而現實這個快樂的舞台並不可以用來糊口,一定要發展其他以外的支線來養活自己,養活家人;要是我仍然當這一個是夢想的話,那就並不是真的十分非常極度困難咯。





備註:



《耶穌十三門徒》由本月十月十七日開始至十月十九日、十月二十一日至十月二十六日假香港藝術中心壽臣劇院演出

有幸作為今次重演的助理舞台監督,請給予支持!

10.02.2008

我世侄




識轉身啦~~^^

攝於九月三十日

9.25.2008

Visualization in Storytelling(no sound)



it's a one minute exercise to actualize the inner semtiment of a topic.
Topic to choose from: 1.absence 2.ambiguity 3.alienation

Which one did I choose?
Anwer is ?

9.13.2008

十天之後

今晚又跟黃姍姍skype了,韋佳也回來了。特別之夜,黃姍姍透過互聯網為香港的朋友舉行了她獻給香港的首場演唱會,引來香港陳也癲家族熱烈捧場,可謂艷光四射。

陳也癲家族也派出老媽獻唱一曲比牡丹亭驚夢更驚人的帝女花,還有二哥獻唱了春田花花幼稚園校歌,引來北京方面連場叫好(實際上我在旁邊見狀忍不住笑,看到螢光幕上韋佳和姍姍忍不住笑仍繼續拍掌打拍子的表情,更令我全程笑不攏嘴)。每一次跟北京那邊skype的時候,家人都很喜歡在我背後做佈景版。

港已經十天了,我還是很想念曾短暫住過的宿舍七一六房,我的第二個家。前幾天在家裡收捨房間的雜物時,突然想念北京了,突然又哭了起來。還記得臨離開前的某三天凌晨,想到快要走了,眼淚自然地淌下來,不知是否為了把眼淚流乾了,別在分別時流了,多傷感呢。到最後呢?我還是忍不住在飛機起飛時哭了,不斷抽噎,淚水完全流乾時,已經很累了,合上眼全都是在北京跟姍姍出外玩的影像,要過一會才能平伏心情好好睡一覺。

當日的登機時間是三時半,四時正啟航,可是我還是不想提前入閘。進入最後半個小時怎麼過呢,我問黃姍姍:「機場裡可以彈結他嗎?」我倆都沒有答案,我從黑色結他套拿出在北京別人轉讓給我的結他,開始彈奏在這幾個月裡緊緊學會的曲目,都沒有理會是否有彈錯某一個音符,此刻什麼錯誤也不重要了,只要音樂能填補那種離別的不捨,我彈幾首,然後姍姍又彈幾首,互相送別。結他又回到我的手中,又彈起來了,在我們頭頂上的電子計時鐘顯示出三時二十七分,姍姍突然說一句:「你差不多要準備了。」那個對我來說是一個很難接受的時刻,還是接受……接受那個很實在的擁抱後,我便回到香港,重新開展新的生活和挑戰。

到達香港後,手機顯示最後一個來自北京的短信,黃姍姍說很喜歡我為她親手製的漂亮書簽。

I will always miss you.

9.06.2008

我的大直子(普通話)—陳朗

Long Pig with my bedmate Siu Sun

BB hurdle athlete, Olympic Games




8.31.2008

留不住那一種閒適

回港後,第一個聚會就找林璇蓉老師去中菜餐館吃飯去了,那是回來後的第三天,心情還算輕鬆,精神良好。

好像是每次跟林老師出外吃飯,每一次都點了很多菜。甫到步,她就說:「我們要『勁食』,快些點菜啦。」她說我在北京沒甚機會可以吃到甜點和糖水(甜湯?),那就點了個桂花丸子,一邊聽她說曾在某小說看到用桂花做的菜色,一邊想像出來是什麼樣呢。不經不覺三個小時,我和她像是家常便飯。最後還是剩下了很多食物,我便把剩餘的拿回家繼續清理那一時的衝動和快慰。

今次回來,可能是跟她在暑假見面吧,感到我倆看來都比上一次見面時輕鬆多了,我想說一聲感謝,雖然不知道要感謝什麼,我想那三個小時跟她的對話是我從北京回來後第一個小的回顧,還有那些藝術層面的討論,是屬於靈性和知性的交流,是屬於一個開懷的下午,是屬於桂花的淡淡香……

1.24.2008

好心情

今天「牛角尖」(暫名)計劃正式開會,是關於牛頭角下邨的點滴,預料今年年底會舉行一個展覽。我正式成為此展覽的策展人,不知道我會否是香港史上最年輕的一位策展人呢?心情很興奮,亦過了一個愉快的下午。


至於「轉」這份雜誌,感謝Max、Carol和Wen的付出,今期我沒有怎麼出過力,是自己之前的情緒轉壞,做什麼也提不起勁,期望第二期和北京exchange版獲得更多的收獲。

「轉」(Zhuan) — 第一期試版是結集了香港城市大學創意媒體系老師和學生的作品集
如果想擁有一本,可以親自去灣仔藝術中心,油麻地Kubrick找找,今期只發刊一千本。

1.20.2008

我們這一家


好想去睇。真係超低能,勁攪笑。=.=

1.06.2008

學生作品












每隔一個星期五,我都會去位於大圍的一間小學教畫
前天臨走時影下了部份作品
在小學教畫比較輕鬆
雖然一班有22人
不能夠做到小班教學
可是好處是學生不守秩序時
在場協助的老師或者TA會幫我制止他們
現在有很多小學都實行課後的多元智能活動
它們會找方間的什麼什麼博學、博雅,博x中心去找導師
那些中心估計從中收取很多俑金呢...
我地陳氏家族茶餘飯後都曾經想過開一間補習社
由有多年補習經驗的嫂嫂負責補習班
我的兩位哥哥負責教授音樂,一位教琴,另一位教結他
我當然是負責教授視覺藝術啦...










1.01.2008

Processing

Processing的習作...慢慢欣賞!!


Illusion:
http://sweb.cityu.edu.hk/pakychan2/processing/part_b.html
Put your mouse to the illusion
Some interaction effect
http://sweb.cityu.edu.hk/pakychan2/processing/part_c.html

Ballgame:
Put the ball back to his home
http://sweb.cityu.edu.hk/pakychan2/processing/ballhome.html